混乱血腥,像漫天乌云般笼罩着整个国家。 -
国家政要官员和财阀子女所在圣光中学竟然遭到了恐怖袭击, 学校所有设施几乎毁于一旦。 国王继任热门人选──万溯雅殿下差点死于恐怖袭击之下。 事后经过国家安全卫队密集调查,发现这一次恐怖袭击事件皇太子以及长老院部分成员与恐怖组织圣夜勾结策划。 在全国声讨皇太子和恐怖组织声浪中,皇太子被关入了寂静高塔, 永久性囚禁其涉案人员均入狱受刑。 全国上下针对恐怖组织圣夜进行了大面积清理, 同时随着皇太子声名狼藉、凄凉倒台支持万溯雅殿下继位唿声与日俱增。 一个月后,皇太子畏罪自杀,万溯雅前往皇家理事厅, 参加新任太子授予仪式并暂时替病危国王处理国务。 因为太子更替背后过于血腥,所以万溯雅太子授予仪式非常简单, 短短半个小时便结束了。 全国上下都期待着最俊美太子,在那一刻诞生了。 理事厅里贵族们、长老们注视着离王位只有咫尺少年从第一长老手中接过御旨。 -
身着一身镶着银丝和皇室徽章纯白长袍, 万溯雅微微低头第一长老庄严肃穆地将太子专属皇冠戴在了头上。 太子专属皇冠一条非常纤细银色环,眉心处环上延展出优美银色曲线, 它们环绕着一颗血红色宝石。 戴上太子皇冠万溯雅起身,回头看着厅下人们, 那一刻薄薄嘴唇微勾出温和笑意,清澈眸子没有半点张狂, 仿佛天生王者从容淡定,用清雅容颜和优雅动作令在场所有人折服。 贵族其长老们不敢相信,在们眼前这位散发出夺目光芒少年真出自于妓女胎中。 -
“新太子好帅!”“啊啊,毕竟那万溯雅王子啊……”新太子仪式之后, 整个皇宫女官们似乎比往常更为雀跃她们高兴地谈论着充满着魅力新太子, 几乎没有人想起那个死在了黑暗寂静高塔旧太子。 当她们经过万溯雅身边时,甚至有人忍不住红着脸害羞地跑开。 -
“殿下,您声望与日俱增。” 在第五次碰到女官害羞跑开之后,一直沈默地跟在万溯雅身后离鸥说道。 风吹拂起万溯雅柔软碎发,眼里流转着另外一种情绪, 没有直接回应离鸥话而在皇宫偏僻一个拐角处停下了脚步。 -
“要说只有这些吗?”万溯雅没有回头去看离鸥, “父王应该还有话让转告给吧?”离鸥注视着少年背影 自从那一晚后这个少年似乎有了一点点成长。 沈默了几秒, 说道: “陛下对殿下当场放走圣夜神官表示遗憾。” “只有遗憾那麽简单?”万溯雅目光略有些冰冷。 -
“殿下想听到陛下失望斥责以及──惩罚?”-
“对, 除了斥责惩罚还有什麽呢?”万溯雅摘下了太子皇冠 皇冠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光芒印入眼帘。 -
“……殿下……”离鸥欲言又止,王和王子之间问题从王子诞生就存在了一条无从弥补惊人裂缝。 -
“知道父王意思了,圣夜,就交给。” 万溯雅重新戴上了皇冠,如此轻盈皇冠,却在戴上那一刹那分外沈重。 -
离鸥以复杂眼神望着万溯雅一举一动, 继而敬值地提醒新任太子还有另外一件重要事: “殿下, 有一件事情还需要忠告于您。 王开始对和那个少女关系感兴趣了。” 这一次,万溯雅转过了身, 直面离鸥说道: “没有她话, 死在寂静高塔上也许就。 所以,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守护她。 和她就这样关系,可以转告父王。” 眼里浮现了那个被折磨得两眼浸满泪水女孩身影以及另外一个露出恶魔笑容桀骜男人。 -
那一晚,与那个危险男人言夜旻正面交锋时, 那双高高在上骄傲眼神已经告诉万溯雅尽管皇室展开了清洗, 但圣夜并不一击崩溃力量。 即便万溯雅当场发布诛杀言夜旻,也会有不少枪口直接对准万溯雅胸膛。 两败俱伤,只会成全了长老院其势力而已。 所以,才放了那个男人离开,而媛则成功地留在了自己身边。 只,这并不安全,万溯雅有一种预感,虽然言夜旻与圣夜一起隐入了更深黑暗之中, 然而依然会随时抢走媛玷污她,毁灭她,就像现在这个表面和平王朝一样。 -
不能发生这样事……绝对不允许有这样事发生, 也绝不允许沈睡中她遭到任何人甚至父王侵扰!-
要守护这个王国 也要守护昏迷着东方媛!-
“殿下请您三思, 毕竟您婚姻王早有安排。 东方媛,只一个普通人,而且,她也不知道什麽时候会清醒。 您要违背王意愿,以自己一切去等待她苏醒吗?”万溯雅眸子黯淡了下来, 语调冰冷: “权当作任性罢。 婚姻和心,会有所抉择。” -
一个月了,整整一个月了,从死神手里夺回了她, 却只能看着她因为无法解开毒素蔓延了全身而至今昏迷在病床上 一天天地消瘦。 -
媛,会一直一直地任性地等醒过来……万溯雅想到这里, 不禁微微转身望向不远处池水一片枯黄落叶飘零在水面上, 激起层层涟漪。 -
一声轻微叹气从离鸥面具下传来,彻底明白, 多说无用。 王子此刻对那个女孩感情也许已经超越了王子对安妮儿那份愧疚之情, 王子感情正以无法控制态势逐渐扩大。 为什麽隼没有直接要了那个女孩命呢?太可惜了。 最后还需要亲自动手麽?一丝冷冽杀意忽闪过离鸥总平静得如水面眼睛, 随后又消失得一干二净。 “啊!啊!”声声男人惨叫从隐秘于雪山深处冰冷城堡里传出。 在这冰雪王国中,连血液都为之凝固。 在这个冰冷城堡里,任何事物都洁白,然而在白如象牙地面上, 一滩滩猩红鲜血昭示着这里只地狱而已。 -
四五个男人裸露着上半身,被悬挂在银色铁架上, 们有几个已经彻底地昏死过去另外几个还维持了一丁点神志。 -
“嗒嗒”高靴皮鞋声围绕着们,伴随着一声又一声鞭子打在地面上声音, 每一声都鞭笞在脆弱魂灵上。 -
“还不说吗?”细软男子声音从鞭子主人嘴里传出, 那一个手持长鞭身着白色军服妖孽般妖艳男子 皮肤苍白嘴唇鲜艳,银灰色发被红丝带束起, 而额前垂着一绺长长鲜红欲滴发。 高靴无情地踩在地面上,一步又一步脚步声, 无言威吓。 -
还有点神志在那里咬紧牙关吼道: “吾王万岁!”-
“嘁!”鞭子主人, 鄙视地道“喜欢嘴硬呢!”从一旁教徒手中端着盆子里抹了一些粉红色宛若果冻状胶状物, 涂抹在鞭子上再命人将一些物件戴在了那些嘴硬人分身上。 “羞辱地接受嘴硬下场吧!”妖艳男子扬起了手中鞭子, 粉红胶状物在被鞭打人疼痛时候钻入了们伤口里 顿时如梦如幻感觉控制了们大脑。 刹那间,们仿佛看到了无数曼妙身材美女朝们走来, 用湿滑舌头舔着们全身。 那种刺激,就像真般,们不禁兴奋地喘气,分身也开始勃起, 可──戴在们身上物件却紧紧地勒住了们分身 只要们越兴奋从分身那里传来痛苦也越剧烈。 于,那些人在痛苦和快乐中煎熬,这比鞭打所带来疼痛更残忍处罚。 “…………说……”有一两个已经忍受不住那痛苦, 想要妥协。 -
还有一个仍然咬紧牙关, 怒斥那些想要妥协人: “软骨头!”“哦哦哦~现在还有精力骂人?”妖艳男子为难地摸着下巴, 很快又有了解决方法。 -
“们上了。” 挥一挥手,立即有几名男性教徒走上前,抬起那个人臀部。 “男!们这群混蛋!”男人愤怒吼叫声很快被比受到鞭打还要凄凉惨叫代替, 不一会就只剩下了呻吟声和求救声。 -
“爱女人,也爱男人。” 妖艳男子笑眯眯地等待着收获。 -
不一会,想要答案都拿到手后,于转过身, 对一直坐在帘子后沈默地看着整个审讯过程男子道 “神官这些资料数据还满意吗?”“圣司, 让过来看就这些?”对于刚才一切帘幕后言夜旻不禁轻笑了一声。 -
“您不喜欢?”妖艳男子眨眨眼睛,“这麽多数据, 如能获得您垂青荣幸。” 圣司弯下了腰,然而目光心仍停在了帘幕后男子身上。 有自己名字,只现在已经完全被“圣司”两个字取代。 因为性取向和每晚夜夜笙歌不断欢爱,所以在圣夜里风评狼藉。 然而,──圣司,圣夜最忠诚酷刑执法者, 一旦碰到这种事情时大家都缺少不了,需要依赖手段。 -
只有坐在帘幕上人,没有任何依赖。 其实以神官手段,这些王所安插叛逆者完全可以拷问出来, 可这一次却委托了自己。 -
这麽强人来找自己,不自己在眼里占有一席之地呢?圣司在心里得意地嘿嘿笑了几声。 -
“替审讯一个人。” 帘幕后言夜旻收起了笑容,露出了阴鸷神情, 随即几个蒙面教徒推着浑身都血少年走到了圣司面前。 -
“呀!”圣司惊讶了,在面前少年梦寐以求, 少年白皙皮肤上伤痕在眼里只充满了血腥惊艳。 那言夜旻最得宠身边人──隼。 可现在怎麽了,好像圣夜最大罪人,身上满满伤痕昭示着曾经遭到过严苛刑罚。 不过,圣司两眼放光,不禁伸出舌头舔了嘴唇一圈, 难道言夜旻真放心让自己拷问?一定会很让人兴奋吧。 想到此,胯下就不由自主地肿胀起来。 -
“不愿意?”帘幕后言夜旻冷冷地说道。 -
“当然不。” 圣司立刻弯腰,“能为神官服务,荣幸之极。 神官希望从身上得到什麽资料呢?”“什麽时候对她下手。” 自从与离鸥一战,已经负伤隼已经因为言夜旻拷问而流失了大部分体力, 眼睛发,一切都已经失去了光芒。 注视着言夜旻所在方向,期翼着从沈重帘幕后可以感受到一点点温度。 -
思绪不禁回流到那一晚──在连绵起伏爆炸声中, 带着沈重伤与少爷汇合 手上还在流血少爷见到第一句话便: “失去了媛, 给一个答案!”从少爷当时表情来看那份生气已经完全超越了圣夜总坛被攻击愤怒, 也超越了想象。 “那影易所为,当时被离鸥缠住,无法保护到她。” 当时自己,咳嗽着,对少爷撒了谎。 -
为什麽要撒谎呢?隼现在想来,也许因为害怕少爷放弃自己吧。 少爷会因为那个女孩而放弃自己。 -
害怕使得自己谎话不攻自破,于从那时开始少爷看着自己时, 总一副冰冷表情。 -
那个女孩有什麽好,少爷如此迷恋她?越这样, 就让那个女孩永远地昏迷下去或者……有同样烦恼离鸥可以杀了她吧?-
隼恨恨地嘴角扬起, 即便自己死了那麽多年后少爷会发现自己良苦用心吧。 -
“她?”圣司疑惑了,神秘“她”竟然让神官和亲密随伴发生分裂?一定很有魔力很美丽人吧。 不过圣司并没有详细询问下去,现在对如何拷问隼很有兴趣。 指了指已经倒在地上浑身上下被填满了精液男人, 询问神官: “对隼话可以使用这种手段吗?”-
“除了这个手段, 还有其更高超麽?”言夜旻冷冷地笑道。 -
哦~圣司越发兴奋了,还没有尝过像隼那麽美丽有性格少年。 -
一股奇耻大辱悲愤冲上了少年脸颊,终于摆脱了以往姿态, 对着帘幕言夜旻道: “少爷!”即使将媛夺回 也会让再次失去她。 她在王子身边每一秒对来说都一种酷刑。 隼,明白吗?背叛,对说谎代价非常昂贵。 言夜旻无声地从高位上起身,准备离开, 收到了教主召见。 -
圣司高高兴兴地鞠躬,而后等着言夜旻彻底地离开就开始享受拷问大餐。 -
“少爷!!”-
隼唿唤在冰之城堡里回荡, 言夜旻则头也不回地带着其教徒前往了教主寝室。 俊美面庞上表情,比冰冷空气还要寒冷万分。 这份寒冷直到进入了教主寝室,寝室里旖旎做爱声也没有融化掉。 在无数纱幔阻隔下,一个姣好身材女人正陷入三个男人雄伟攻陷中, 娇淫地喘吟着。 “好棒!唔唔,还要……再快一点嘛……”女人要求, 引起了更大振荡和冲撞。 男人冲击子宫深处撞击声,震天动地。 女人丰满双乳在空气中时而摇摆,时而被男人手掌抓捏。 不一会,女人和男人都发出了高潮吼声,那三个男人顿时瘫倒在了地上。 女人则接过侍女递过来华贵裘皮衣袍,慵懒地赤身裸体地套上, 再挑起纱幔慢步走到言夜旻跟前。 -
那一个一眼看过去就无法忘怀妖精般女生, 长长头发一直披到腰间似乎只有十八岁,她白嫩脸颊因为高潮而绯红, 引人遐想胸上还驻留着汗滴以及乳白色精液。 -
“神官,跟们做时候,满脑子想都,那怎麽办呢?”那女人直接毫无害羞地将手伸向言夜旻英俊脸。 言夜旻一把抓住她手, 唇角扬起一股邪魅弧度: “教主, 审讯有结果了。” “不不用审讯就有结果了吗?”被称为教主女人仍对言夜旻直接拒绝无自觉, 她进一步靠近言叶旻胸部若有若无地摩擦着对方胸膛, 她另外一只空着手在言叶旻胸前用手指打着圈儿。 -
她向往眼前这英俊男人爱抚已久,火辣辣地挑逗已常事。 “幸亏及时调动了人手,才能将总坛顺利地移走。” “这多亏了教主您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暗中迁走了总坛。 死在总坛替身吧。” 言夜旻退后了一步,教主身体与之间立即有了一道空隙。 -
看上去异常年轻女人,这个圣夜教主,她收起了自己手, 回以一个冷冽笑容: “呵神官果然最信得过守护者啊……一切都逃不过眼睛。 那个老家伙筹备了这麽多年,想在夏娃舞会前一次性解决圣夜, 简直白日做梦!夏娃舞会这个国家创立者制作游戏, 们怎能不参加呢?”-
夏娃舞会……决定这个国家游戏啊……言夜旻眼睛微微眯起。 “若神官被王子夺走奴隶成为夏娃话,不会更有趣些?”教主恶劣地提议道, 脸上流露出纯真少女恶作剧般甜美笑容。 “说她吗?”言夜旻转身走到窗边,也只有能如此对待教主。 微仰起头,望向银白天际,风飞卷着大片雪, 映着这番景象眸子深处来自地狱恶魔之火正炙热地燃烧着。 教主则从背后一下子抱住了。 -
这麽俊美男子,无论身体和气质以及智慧和手段都那麽迷人。 但无论她怎麽勾引都无法将与许多女人有染勾引到床铺, 成为自己专属床伴也越如此,她在强烈挫败感中越渴望与这个男人交合。 因此只要想到,其圣使报告里,她想要神官现在竟收起了花花性子, 反而执着于另外一个比自己逊色百倍女孩身体 甚至不惜与王子正面交锋。 她就嫉妒得要命。 啊,她高高在上掌握国家命运圣夜教主, 怎麽能被一个女孩给比下去?那个女孩居然能享受到她都得不到言夜旻进入!-
那个女孩 好像叫做……东.方.媛……“说就她呢。 神官,同意麽?”教主淘气地用脸蹭蹭言夜旻后背。 这一次,言夜旻没有直接拒绝, 富有磁性声音低沈道: “只要她能醒来, 不反对。” 一次决定命运交易,在短短交谈里达成。 只要有任何办法可以让沈睡中媛醒来,那场残酷游戏已经不算什麽, 对言夜旻而言真不算什麽了。 即便将来她有史以来最失败夏娃,那也只有自己能独占夏娃。 一名圣徒急匆匆地跑到们二人身边, 对言夜旻通报道: “神官, 隼逃走了!”“呵!”一声预料之中轻笑 从言叶旻齿间缝隙飘出。 隼,终究成功叛逃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