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

俊杰9岁,桂英子38岁,女(俊杰妈妈),廖成,男40岁(俊杰爸爸),俊杰家里就在光明寺边上,所以,俊杰一家都信佛,近朱者赤嘛!妈妈常常带俊杰去寺院,爸爸因为工作忙去的少些。每次妈妈带俊杰去寺院进香後,妈妈总是让俊杰一个人去听小和尚念经,自己去後院儿听老和尚讲经。

有一次,小和尚都在做业课,念的都是些俊杰听不明白的东西。俊杰无聊,就到处溜躂,溜躂溜躂就到了後院儿,院子里静悄悄的。好奇的俊杰就一个一个房子趴着门缝儿往里看,看看里面都有什麽。 看到右边的一个厢房的时候,俊杰突然看到了不名白的东西,下面就是俊杰看到的东西:

厢房的茶几上一双穿黑色的凉鞋、褐色裤丝袜的大腿微微张开30度角,短裙被退到屁股上面,没有穿内裤,耻丘高高的凸出来,再往上看因为视角有限就看不到了。

「这个女人是……不可能的,妈妈穿的是肉色的丝袜,而且这个女人没穿内裤。」俊杰不愿意猜了,看看再说吧。隐约的闪动的僧袍中伸出一只枯瘦嶙峋的手,按在女人的耻丘上开始抚摸,然後那个女人的裤袜被退到大腿的根部,那女人的阴户整个暴露在空气中,女人配合的把双腿的角度叉的更开一些,淡淡的黑毛卷曲的帖服的高高隆起的阴户上,阴唇闭合的不紧,微微开列。

枯手有贴了上来继续工作,然後中指慢慢插入女人的阴道,钩住阴道有节奏的用力想上提起,阴道的分泌物浸湿了退下来的丝袜,润滑了那只枯瘦的手,女人开始发出低沈的呻吟,但是声音不大。枯手的插动频率越来越快,女人的呻吟也随之加快,但音量依然很小,不敢大声。

突然,枯手向上提起她的阴户不动,女人整个屁股都被擡离了茶几,女人终於忍不住「啊……嗯……」的大叫了两声,然後就是明显的娇喘。手离开了,阴户在有节律的自己抽搐,有刚才的两倍大,更多的液体汩汩的涌出阴道。一股水柱高高的冲出扩张中的阴户,淋湿了女人的整个下半身,女人小便失禁了。

女人没声音了,好像瘫在那里了。事情好像还没完,枯手有握着一根冰棒,插进了她的阴道,女人双腿夹紧。

「啊……不要……」天真的俊杰开始纳闷儿了,这声音是妈妈呀,哦,不可能的,因为衣服不对。

等俊杰回过神儿来,冰棒已经换成了肉棒,女人的双腿被卷到胸部,肉棒的进进出出带动着阴唇的进出,肉棒抽搐,阴唇翻出来,肉棒插入,阴唇被挤进去,并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几分钟後,肉棒突然停住,并射精。然後离开。

「施主,可以了,休息一下,您先出去,我随後出去,免生怀疑。」这是他们整个过程中说的第一句话。

女人坐起身来:「好。」

这下俊杰看清楚了,这不是自己的妈妈还能是谁?俊杰的脑袋转不过来了:妈妈在干什麽?怎麽不穿裙子?怎麽换了袜子?那是谁的手?为什麽摸妈妈的那里?妈妈,站起身脱下裤袜,扔在茶几上,从枯手中结果一条内裤和肉色丝袜穿好,放下裙子。向屋子的後面走过去。俊杰突然推开们跑了进去:「妈妈。」

英子的脸色突然好紧张:「俊杰?你……你怎麽跑来了……没和他们一起玩儿。」

老和尚赶紧离开了。

「哦,我去看小和尚念经了,就跑到这儿来了,看到妈妈在里面。」俊杰支支吾吾道:「妈妈,你为什麽不穿裙子躺在那里让他摸? 」

英子的脸色突然紧张了:「他……他在给妈妈治病。」

俊杰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电视里也演过,老和尚给人治伤的,对嘛?」

英子一看到儿子天真的样子,放心了好多,脸色缓和了好多,毕竟才9岁嘛:「对,我刚才让老和尚给你开了一块玉,给你。」说着递给俊杰一块紫玉。

俊杰:「妈妈,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麽没有小鸡鸡?」

英子笑道:「妈妈是女人啊……女人都没小鸡鸡的。」

俊杰:「所以,妈妈才想要别人的下鸡鸡插在自己尿尿的地方,这样妈妈就有小鸡鸡了,病就好了。对不?」

英子听得乐也不是,苦也不是:「不是的,是妈妈着大师治病,大师才用鸡鸡插妈妈。」

俊杰:「哦,那用我的不行吗?」

英子差点吓倒:「不行,你的太小,再说我是你妈妈。」

俊杰:「哦,那等我长大,就行了是吧?」

当务之急是不要让俊杰出去乱说,英子想到这里,哄着儿子说:「好宝贝!今天的事情不要和别人说,连爸爸都不许说,要不,妈妈就不要你了!」心里却在想,小孩子过几天就会忘记的,等老公回来,那就是2个星期以後的事情了,他肯定忘掉的。

俊杰什麽也不懂,就知道高兴,因为得到了个玉:「嗯……我肯定不说。」

已经晚上11点多了,杰怎麽也睡不着,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妈妈的阴户被那双老手拨弄的画面:这样就能治病嘛?真奇怪……我有一天也要想老和尚一样给人治病。

「滴滴答答……」电话铃突然响了,俊杰拿起自己屋子里的电话分机。妈妈已经在客厅里听电话了。

「大师,这怎麽行,那麽多人,我……」妈妈的声音有些支吾。

电话的另一边传来,白天的那个老和尚的声音:「女施主,你既然以身侍佛,又……」

「不,大师,我……」

老和尚:「来吧,按佛的要求,僧众已经准备开始祭奠仪式了,施主功德无量。」

妈妈:「但是,我……」电话挂断了。

俊杰趴到门缝儿,往客厅里看:妈妈放下电话,坐在沙发上,用手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阴户,叹了口气。然後站起身来,回到卧室,一会儿,又从卧室里走出来。却已经穿好了衣服和短裙,肉色的丝袜,离开了家。

俊杰当然知道她去哪里,妈妈又要找老和尚去治病了。赶紧穿好衣服,拿上望远镜,悄悄的跟了出去。妈妈从寺院的後门进入寺院,直接奔大殿後面的广场。大殿的角落里老和尚已经在等了。

「施主,你来了。」一脸的严肃。

妈妈也平和的答道:「是,这样儿,我可能会支持不住,人太多了。」

「别担心,只是仪式,只有的7个长老才会真的和你到最後,其他人每人只给一分钟。」老和尚,挥挥手,从後面走过来两个小沙弥,脱光了妈妈的衣服。沙弥要脱妈妈的乳罩的时候,妈妈的手下意识的挡在胸前。

老和尚又说话了:「女菩萨,你的乳房一定要露出来,内裤也不要穿,就和平常一样。」说着,一把将妈妈的乳罩拉到乳房下面,妈妈的两个丰满雪白的大奶子一下就蹦了出来,刚好被拉下的乳罩托着,坚挺的很。

老和尚亲自动手脱掉了妈妈的内裤,手开始抚摸她的阴户,妈妈的表情平静,没又任何的表示,好像已经程式化了,只是机械的配合着枯手脱自己内裤的动作。俊杰,看的有点心痛,却是兴奋更多一些,妈妈只剩下透明的肉色丝袜了,阴户被老和尚摸的慢慢的隆起,淫水儿开始渗透出来。

老和尚:「施主,我们先去大佛後面一下吧,今天您可以尽情的叫床,呵呵!」

妈妈微笑点点头:「好。」屁股一扭一扭的跟在後面走了过去,俊杰不敢靠的太紧,这下望远镜也没用了。这时,大佛後面穿来,哼哼唧唧的女人的呻吟的声音和瓮声瓮气的老和尚的喘息……

一个小和尚匆忙的跑到大佛後,然後妈妈和老和尚从大佛後匆忙走出,妈妈和老和尚直奔大殿的後院儿而去俊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妈妈的,丝袜从大腿的根部被撕开,毛茸茸的阴户裸露出来,两片阴唇稍稍呈开合状,缝隙间还残留着精液,乳房也坍塌的胸前,气息还没有调匀,随着妈妈急促的脚步晃来晃去,一边走一边抓起老和尚的衣衫擦阴户,俊杰紧忙跟了上去。

大殿後院儿的空地,灯火通明,三十几个老小和尚穿着整齐已经坐了三排,小的在前面,六个最老的和尚在最後,旁边放着一个样子怪怪的椅子,却没人坐。

老和尚递给妈妈一条薄如蝉翼的内裤小声到:「穿上这个遮住给破了的丝袜,如果,你不想给他们插入,就不要脱。」妈妈上穿内裤,几乎和没穿一样,比丝袜还薄,几乎全透明。

老和尚又低声在妈妈耳边说了点儿什麽,妈妈笑答道:「知道了,谢谢大师!」

俊杰有点急了,因为人多不能靠的太近,只能靠望远镜。这些人都是给妈妈治病的嘛?活动开始了:只见妈妈站到到第一排左边的第一个小和尚面前,微微叉开腿,目光却落到後面的怪椅子上。

小和尚,先是用手试探的摸了摸妈妈的阴户,好像是头一次,然後胆子大起来,开始隔着妈妈的蝉翼内裤玩弄妈妈的私处,估计和摸到真实的也没什麽区别吧,那内裤简直是……唉!小和尚突然,抱着妈妈的屁股,疯狂的舔妈妈的阴部。

大约3分钟左右,妈妈向後迈了一步,和小和尚分开了,小和尚突然跪下磕头说着什麽,然後又坐回去。妈妈朝他笑了笑走到第二个稍大一点的和尚前,并用手拨开挡在裆部的内裤,大和尚马上站起来,掏出淫具,右手搂住妈妈,左手擡起妈妈的右腿,将淫具插入妈妈的阴道,开始抽插,并低头亲吻妈妈的乳房。妈妈的左脚被擡起,俊杰看到妈妈的脚底的丝袜已经发黑。

也大约是3分钟妈妈向後迈了一步,大和尚也和妈妈分开了,走到第三个和尚前,这次妈妈没有脱掉内裤,第三个和尚失望的做着第一个小和尚的事情。

大和尚更急了,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的身体,拚命的手淫,并站起来精液喷到妈妈的屁股上……第四个……第五个……有被允许插入,有的只能摸和舔。一切过程就像个机器一样妈妈表情麻木,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在算时间。

俊杰心想:哇塞……这麽多人给妈妈治病,妈妈的病一定好的很快的。

但是看妈妈表情好像越治越严重。只剩下6个老和尚了,妈妈的下身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到处都是湿的,乳房也是,乳罩却步只被谁偷拿去了。妈妈走到第一个老和尚前,脸上突然有了淫荡的笑容,叉开腿,把裆部的内裤拨开,开始手淫,妈妈身体向後仰着,双脚和左手撑着地面,跨部分开一百八十度,右手以高速的频率点击着自己的阴户,扭动着屁股,好像在呻吟,但是俊杰因为离的太远,听不到。

几分钟了,老和尚没有动,妈妈脱掉内裤,跪在地上,把屁股朝着老和尚,插开腿继续做着那些俊杰怎麽也想不到的动作。用手大力的揉捏自己的私处,时而把阴户放到冰凉的石板地上抖动。

老和尚们终於按捺不住了,6个老和尚把妈妈擡到刚才的那个怪椅子上,把妈妈的四肢卡在专门的卡点上锁好,腿被分开并高高的掉起。

一个老和尚抱住妈妈的细腰,毫不客气的把阳具挺进妈妈的淫穴,另一个也不甘示弱,转到妈妈身子下面,插入妈妈的肛门,一个插入妈妈的嘴里……妈妈的身上的三个洞都同时被抽插着。其他三个老东西分别在玩弄妈妈的乳房和大腿……6个老和尚互相交换着位置,妈妈终於被剥的一丝不挂了,还好他们的阳具都一般大,不然还真不好应付。

大约过了3.4.5.6.7.8.9.10分钟左右吧,一个老东西,从椅子後面拿出一条大约半米长,一般粗的短棍,黑色的很光滑。其中一个老家夥开始把棍子慢慢插入妈妈的阴道,当棍子定到阴户那一刻,妈妈突然大声叫摇头:「不要……不要……」声音实在是不小,快1个半小时了,俊杰终终於听到了他们的第一的对话,却是妈妈的喊叫,妈妈拚命的扭动着屁股。

但是,一切都於事无补,她已经被锁在怪椅子上了。棍子,一点一点的深入妈妈的体内,10厘米12厘米……15厘米……18厘米……

「啊……我的天,痛啊……我的子宫……顶到子宫了,不要啊……」妈妈的声音已经是嚎叫了。棍子还在深入,20厘米……21厘米……22……25厘米……终於停住了。

妈妈的哀嚎也小了:「啊……求你们……」

突然,棍子被快速的拔出。由於空气的高速压缩,妈妈的阴户发出「噗……叭……」的一声……当然少不了妈妈的叫声。

棍子又被慢慢插入……快速拔出……妈妈痛苦的挣紮着……老东西们终於玩儿累了。各自离开了。

妈妈独自一个瘫躺在椅子上,阴户红肿的老高……最开始看到的老和尚走过来,把妈妈从椅子上放下来,抱起妈妈走向大殿。俊杰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淩晨2点多了。必须在妈妈之前回家,但还是跟在了他们後面。老和尚,把妈妈放到佛堂的地上,手蘸着冰水,慢慢按摩她的肿胀的阴户。

妈妈慢慢的睁开眼睛:「大师……你怎麽骗我……他们太过分了。」

老和尚:「施主,老衲也没想到他们会那样过分,他们是佛家协会的。如果,你刚才没满足他们,我是做不了下一任主持。」

妈妈把眼睛闭上了,深吸一口气:「你怎麽不早说,我以为只是你们私下的活动。」

俊杰脑子里的问号多了起来:为什麽妈妈治病的时候,後来那麽痛苦,为什麽他们说的话我都听不懂。不行,我必须快点回家,要妈妈知道我没好好睡觉跑出来会说我的。

老和尚:「对不起,我怕您不同意。」

妈妈苦笑有气无力道:「何必!我和大师的关系,我怎麽会不帮你?但是,寺院里其他人知道了怎麽办?」

老和尚:「他们过几天就都回去了,我在他们的晚饭里放了东西,其他的人都会睡的死死的起不来。」

妈妈:「你的胆子好大!」

老和尚:「没办法!反正很少有人会过问和尚的事情。呵呵!」

妈妈:「我要好好休息几天了,你忍几天了!」

老和尚:「老衲,万分感谢……」

妈妈:「我可以走了,要不就……」

老和尚:「我知道,我给你穿衣服。」

老和尚帮妈妈穿好衣服和鞋,扶着妈妈站起来,塞给妈妈一遝钱:「买点备用的丝袜和内裤,下次一起带了,我这里备用的没了!」

妈妈:「你去买了送给我……不好吗?」

老和尚:「……英子(俊杰妈妈的名字),你开什麽玩笑,我怎麽去买?给认出来怎麽办?」

妈妈笑着撇了他一眼,勉强的向外走去,还是有点迈不开腿……

俊杰偷偷的跑回家,就跑进屋子里去睡觉,却怎麽也睡不着。

妈妈小心翼翼的开们,关门……一系列的动作,却都传进俊杰的耳朵里。

早上6点,妈妈叫俊杰起来吃饭,看着妈妈走路那种不自然的样子,俊杰就故意问:「妈妈!你怎麽了,不舒服?走路都不稳?」

妈妈:「没事,脚歪了一下,你怎麽没精神?没休息好?」

俊杰支吾着:「哦,没什麽?学习累得。」

「不要累着了,我的宝贝才好,你爸爸快回来了,到时我们出去玩儿几天。」

俊杰一听立刻高兴了:「好啊!不过,妈妈,我也要摸你的下面。」

英子正色道:「不行,我是你妈妈。」

俊杰嘴一瞥:「你不让我摸,那你怎麽让那麽多臭和尚摸。」

英子这下傻了,心想:他昨天全看到了?却说:「他们都是给妈妈治病的,你不是答应不说的嘛?」

俊杰大声道:「妈妈骗人!骗人!我明明看到他们欺负妈妈,治病哪有那样的,把妈妈弄得直叫,他们还用棍子插妈妈的撒尿的地方,我也要。」

「那是妈妈的阴户,你不能摸。」英子急了。

「我是你妈妈,你要尊重我。」

俊杰哪里还管得了那些,还是一个劲儿得嚷嚷:「不,我要摸,我就要摸。」

英子想:完了,只能敷衍儿子一次了:「妈妈得阴户肿了,给你摸乳房好不?」

俊杰:「不好。」

英子没法子了:「就这一次哦,摸一会儿,妈妈还要上班。」无奈之下,英子走到儿子的跟前脱了把裤袜腿道屁股以下大腿的根部,俊杰摸了摸妈妈红肿的阴户,从身後拿出一个冰袋来贴在了妈妈的阴部,然後跑开了。

英子突然觉得这是一种解脱,原来儿子并不是想的那种事情,也是啊,才9岁能想什麽?是自己多虑了。但是终究是给俊杰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以後每天妈妈要出门的时候,俊杰都要撩起妈妈的裙子,或脱掉妈妈的裤子,看看妈妈里面穿的是什麽,然後摸个够才行。

2个月後的一天早上,吃过早饭妈妈送俊杰去学校。爸爸,要晚些时候才去上班。刚走处门口,俊杰的手就伸进妈妈的裙子里。妈妈赶紧把俊杰的手拿出来,小声对他说:「等一下,咱们走远了,别让爸爸看到。」俊杰象回事儿的是点点头。

这时爸爸,开开门:「怎麽还不送他去学校,快去快回。」

妈妈道:「儿子的鞋子没穿好。」说完,就领着俊杰走出了家里的大门,走到一个离家很远僻静的胡同的最里面的一个电线杆子後面,妈妈撩起了裙子。

俊杰可开心了:「哈哈!妈妈今天没穿内裤,就穿了开裆的裤袜。」

妈妈紧忙堵住他的嘴:「小声儿,别给人听到。」俊杰开心翻弄着妈妈的阴户,妈妈却担心的四处看着,生怕有人过来。

「小祖宗,你摸够了没?行了……行了,去上学了。」放下裙子就拉着俊杰往公车站走去。

第二章

放学了,俊杰在学校门口等妈妈来接他回家。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都快5点了,还没看到妈妈的身影。俊杰想:妈妈可能是又是在加班吧,怎麽没来接我呐?於是跑到电话亭去给妈妈打电话。嘟嘟……,俊杰急得快要哭了,电话怎麽也打不通。只好一个人坐上公共汽车去妈妈的单位,因为妈妈答应今天带他去吃麦当劳。

俊杰到了妈妈的单位,问过门卫得知妈妈还没有走。就径直奔向妈妈的办公室去找妈妈。走到妈妈公司四楼的走廊里,静悄悄的,大多数人已经下班回家了。俊杰来到妈妈的办公室门前,门却是锁住的。

「咚咚……」俊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俊杰只好走到一个走廊的凳子上等着,也许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了。

这时门突然开了,出来2个男人,一边走一边整理衣服,对屋子里的人说:「英姐,今天谢谢你,哈哈……你们继续啊,我看人都走光了,给你门开着门咯……好刺激的。」

里面穿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嗲生嗲起的声音:「缺德……快关门。」这不正是妈妈的声音嘛。也许是俊杰太小,也许是走廊太暗,没人注意到俊杰的存在。门也竟然没给关上。

俊杰,刚好跑进去找妈妈,走到门口却又站住了,悄悄的走了进去,躲在一个桌子底下:正对门口的办公桌上,扔着女人的紫色开裆裤袜(不就是早上妈妈穿的)、淡黄色的通明乳罩,和一些衣服,靠最里面的茶几围着4个男人在打牌。妈妈一丝不挂的躺在傍边的沙发上,双腿被高高的举起,正给另一个小平头儿的男人「治病」。小平头儿扛着妈妈的双腿,阳具在妈妈的阴道里频繁的进进出出,两个奶子泄在胸前,地上扔了好几个用完的避孕套。

「英姐……怎麽不叫了。」小平头儿埋怨起来:「刚才还……」

「没感觉了都,谁让你来晚了。」妈妈打断了他的话:「我都泄了好几次了,哪里还又力气叫。」

小平头儿:「那我射在你里面了。」

妈妈:「不行!我都流产2次了,都是你们害的。」

小平头儿,只要把阳具抽出来,不情愿的射在了妈妈的大腿上,提起裤子就走出去了,并且关上了门。

妈妈右手支撑斜着身子看着一个胖子手里的牌,腿依旧叉的很开,左手自然的抚摸的胯下的肉丘,俊杰发现妈妈的阴唇比原来黑了许多,肥了许多。

「你们快点儿啊……我没去接儿子,他一会儿肯定回来找我的。」

胖子伸打完最後一张牌,一把把妈妈从沙发上拖过来,抱到旁边桌子边上,一把将妈妈按到桌子边上,「啊……痛……」妈妈叫到。

胖子:「我还没开始呐……」

妈妈:「下身……磕……在桌角上了。」

胖子低头一看,妈妈的阴户刚好被顶在了桌子角上,两片阴唇被挤到了一侧。赶快给妈妈换了个方向,掏出阳具对着妈妈的屁股後面就插了进去,妈妈的乳房被压在身子下面,靠着冰冷的桌子的玻璃,乳房被挤的变形。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被桌角挤出了感觉,妈妈开始「噢……哦……嗯」的呻吟起来,淫水儿滋润下的阳具「噗哧……噗哧……」的进去妈妈的阴道,伴随着撞击妈妈屁股的「啪啪……」声。

俊杰这是第一次,这麽近距离看妈妈给别人「治病」,胖子很快泄了,然後是眼镜儿上来,妈妈依然是爬在桌子上呻吟……他们4的接连趴到妈妈身上,很快完成了任务,并把精液射在妈妈的屁股上。就走到一边去穿衣服,妈妈继续哼哼唧唧的,把阴户挪到刚才磕到的她的那个桌角上,用力向前顶了十几下,然後「啊……」长出一口气,瘫到在桌子上,阴户抽搐了十几下,阴精汩汩的冒出来,浸湿了妈妈软软细细的阴毛,横七竖八的贴在阴唇的周围。

几个人像正常下班一样,对妈妈说:「英姐,现走了,周末愉快。呵呵。」

妈妈没有出声,漫漫直起身子,开始穿衣服,自然自语道:「咿……丝袜呐?一定是给哪个混蛋拿走了,还好有备用的。」

妈妈转身从抽屉了拿出一条淡黄色裤袜,俊杰心想唉,这个怎不是开裆的,开裆的我摸起来多方便啊。

「呀……」妈妈这一惊好像非同小可。

「裙子呐?」然後就开始到处找裙子,裙子没找到,却找到了桌子下面的俊杰。

这时妈妈的表情更惊讶了:「俊杰……你……什麽时候来的。」

俊杰撒谎道:「我才来啊,看到妈妈在找裙子,就帮着找桌子下面啊。」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妈妈的阴户。

妈妈双腿一夹,用手捂着下身:「不许看,帮妈妈找裙子。」

俊杰心里明净的,找不到了,因为他看到有个男人走的时候拿走了妈妈的裙子和丝袜还有凉鞋,就假装应付着。

「妈妈,我们什麽时候走啊,我要吃麦当劳。」

「等一下啊,乖宝贝。」桂英心里开始犯愁:「怎麽办呐?这怎麽回家啊都快7点半了。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让老公知道的。商店也下班了,要不还可以让儿子去买。」

一定要让老公先睡着,然後我晚点儿回去,才不会露馅儿。想到这里,桂英拿起电话:「老公啊……我单位有个急诊,晚点儿回去,儿子在我这里,你先睡啊。」放下电话,剩下的就是靠时间,靠到10点才走。

「妈妈,我饿了,走吧我们。」

「等一下哦,明天你要什麽妈妈都给你买,今天,你陪妈妈在这里好不,千万别和爸爸说,要不妈妈就不要你了,也不让你摸妈妈了。」

「好吧。」俊杰撅起嘴巴,好不情愿:「那我现在好饿啊,妈妈。」

桂英对儿子眨了眨眼睛,嘟去嘴巴,笑着哄着儿子:「你不是喜欢摸妈妈下面嘛?妈妈让你摸到10点钟好不好?」

桂英把裤袜退到臀部以下,微微的叉开腿,让儿子来摸。

俊杰还是不太情愿:「好吧。」毕竟是小孩子,如果现在让他选择他会好不犹豫的选麦当劳儿不是和妈妈做这种「游戏」,因为他更愿意手里摸的是汉堡包而不是妈妈的下身,因为这对一个9岁的孩子来说确实不能算是一种诱惑,俊杰的喜爱完全是模仿大人的一种占有的慾望,因为妈妈是他的,别人都这样,他才要这样。

终於到了10点,桂英拿开俊杰的手,提上裤袜,领着俊杰打算回家。桂英下身只穿着薄薄的丝袜,脚踏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走在昏暗的走廊里,俊杰紧紧的跟在後面,从後面的的小门儿出了办公楼,直奔单位的後门。夜晚的凉风嗖嗖的透进桂英的下半身,桂英不时的打个哆嗦,反而清醒了许多。从後面儿悄悄的溜了出来。

母子2个站在马路的一个僻静一点的地方等着有出租车开过来,俊杰被妈妈放到身前起遮挡的作用。一辆车「嘎」的一声停在他门身边,妈妈快速的带着俊杰钻进车後座对司机说:「长兴街89号,快点开。」

司机的眼神儿都很好,这个也不例外,他清楚的看到了妈妈的下身只穿了裤袜,因为淡黄色的裤袜实在是太紮眼了。

「您不报警嘛?」司机以为妈妈是被强奸了。

妈妈立刻明白司机的意思了,就着台阶到:「不,太丢人。」并夹紧双腿。

司机,车开的很慢,但是路上的车好像并不多。因为司机的眼睛时而不时的通过镜子往妈妈的下身看。

终於开到了地方,车子停到一个角落,司机却说:「如果,您能让您的孩子先下车到一边儿去,我将不会对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情。」

妈妈当然,明天他要干什麽。犹豫了一下,对俊杰说:「你先下车到门口下等妈妈噢。」

俊杰乖乖的下了车,走到了门口望出租车停的位置。司机从车上下来,钻进车後座(车门却关不上了,因为那样空间不够)车子开始晃动,司机开始脱妈妈的丝袜,妈妈淡黄色丝袜的双腿从车里伸出来,配合司机脱自己的丝袜,先是高高的举起,放下,丝袜被腿到了脚跟,司机的头深深的埋在妈妈的双腿间……然後司机退掉裤子,趴在了妈妈身上,车子晃动的更厉害了……

司机终於离开了妈妈的身体,妈妈慢慢上裤袜,走出车子,走到家门口,小心翼翼的开了门走了进去。

看看表,已经快12点了,看到老公睡得正香,赶快匆匆洗过澡,安排俊杰睡下,爬上老公的床。心想:终於逃过一劫。

第三章

星期日,上午,俊杰在家门口玩儿的时候。

路口卖肉的李胖子40多岁,乐巅巅儿的跑过来,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笑嘻嘻的对俊杰说:「小杰,帮叔叔一个忙好嘛?叔叔给你10块钱。」说着,拿出10块钱,在手里晃了晃。

俊杰嘴巴一咧。

「什麽忙?」

李胖子从口袋里拿出一条肉色的裤袜。

「你妈妈常穿这个是吧?」

俊杰:「嗯!」点点头。

李胖子:「你拿这个,去换一个你妈妈穿过的,但是还没洗的来,这10块钱就是你的了。」

俊杰纳闷儿:他这是干嘛啊?不管他,反正有钱拿。嘻嘻……

「好,你等着。」转身跑回家去了。

李胖子却在後面喊着:「记住了,要没洗的。」

俊杰头也不会的跑到家里,跑到妈妈的脏衣服堆,刚好妈妈刚脱下来一条肉色的裤袜,脚丫的部分有点黑,裆部还有点乾巴巴的东西。

俊杰偷偷的换掉了就跑去给了李胖子。

李胖子拿到手里一看,丝袜裆部的乾巴巴的东西,乐呵呵的把丝袜放到嘴里闻了闻,转身就塞到裤裆里开始套弄。

於是,李胖子就时而不时的拿一些和妈妈一样的丝袜和内裤来,让俊杰拿回去换。

妈妈从来就没发现过。

中秋节了,妈妈说带俊杰去农村的小姨家。

俊杰高兴极了,因为他特别喜欢到农村去玩儿,因为小姨家後面有条小河,他很喜欢去那里抓鱼。

俊杰和妈妈到了小姨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俊杰想玩儿也只能等到明天了,因为小姨家在修房子。

小姨对妈妈说:「因为修房子,他们的屋子要几天後才能住,所以她和姨夫都只能和姨夫的爹挤一个炕。」

这几天她和姨夫去邻居住,让俊杰和妈妈住家里。

那老头都61岁了,身体却是很好。

黑瘦黑瘦的,但是精神矍铄。

妈妈面有难色小声道:「这像什麽啊?我和你老公公住一个炕,你们又都不在。」

小姨小声道:「没关系,总不能让你们出去住啊?」

妈妈小声:「那……」

小姨小声:「没事情,让俊杰睡中间,晚上睡觉别脱衣服不就得了。」

妈妈:「早知道,晚几天来。」

小姨:「没事儿,就几天,我门先走了啊,你们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上山去玩儿。」

9点多了,俊杰死活也不肯挨着陌生人睡,妈妈没办法,只好自己睡中间,俊杰和小姨的公爹各睡一边,妈妈只好穿着衣服和裙子睡,连丝袜都没脱。

小姨的公爹也尽量往自己一边的墙上靠。

月光皎洁的落在农家的小院儿里,透过窗户照射在小屋里。

夜更深了,俊杰因为换了环境不习惯,总是睡睡醒醒。

俊杰朦朦胧胧中突然听到妈妈「嗯……」的一声,睁开眼睛一看,妈妈睡的正香,似乎是做梦了。

只是嘴上多了一块布,俊杰拿起布块儿,觉得布有点湿,刚凑到鼻子前一闻,就觉得头一晕,就过去睡了也丢在了一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俊杰又被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弄醒。

发现妈妈仰面朝上的躺着,布块儿又回到了妈妈嘴上。

不同的是,妈妈的衣服已经脱了,乳罩被拉到乳房的下边,两只乳房懒洋洋的躺在胸脯上。

俊杰藉着皎洁的月光往下看,妈妈的裙子也脱了,只穿着开裆的丝袜和丝内裤。

一只鸡爪子一样的手摸妈妈的下身,内裤被拨到一边,妈妈的阴户高高的挺在那里,松软的阴毛藉着皎洁的月光,也看得到。

俊杰:「妈妈……妈妈……」

小姨的公爹做在那里用,空闲的那只手对着自己的嘴唇做了个嘘……的动作。

「嘘……不要说话,你妈妈睡着了,别吵醒她。呵呵,你也吵不醒。」

俊杰:「老爷爷,你在干什麽?你也在给妈妈治病?」

小姨的公爹:「对……对……治病……治病,你别吵啊……」

俊杰:「你们怎麽都喜欢给妈妈治病啊?」

小姨的公爹淫笑。

「嘘……这叫做爱,我和你妈妈在做爱,你不要说出去啊!」

俊杰以疑惑的点点头心想:为什麽他们都不让我说出去,连妈妈也曾经这麽嘱咐过。原来这叫做爱。

俊杰用手推了推妈妈:「妈妈……妈妈……你怎麽了,你醒醒啊!」但是妈妈并没有什麽反应,还是昏睡着。

小姨的公爹抱起妈妈的一条腿,开始隔着丝袜亲妈妈的脚,双手在妈妈的大腿的不停的揉搓,小姨的公爹的嘴巴顺着妈妈的脚到小腿、大腿、直到妈妈的屁股到妈妈胯下的耻丘,妈妈毫无知觉的任凭他摆布着。

小姨的公爹疯狂的亲吻着妈妈的屁股和阴户嘴里发出「吱吱……」的吮吸的声音,唾液浸湿了妈妈的阴毛。

小姨的公爹把头埋在妈妈的裆胯中拚命的工作着……

俊杰却还在一旁推着妈妈。

「妈妈,醒醒啊!」

但是仍然没反应,也没有出现以前「治病」时候的呻吟,一切全在妈妈什麽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了,妈妈就想一堆肉一样被翻来覆去。

小姨的公爹脱掉妈妈的内裤,并把妈妈的裤袜退到小腿以下,擡起妈妈的双腿蜷到妈妈的胸部,用手按了按妈妈的阴唇,挺出阳具满意的插了进去,开始做活塞运动,1下,2下,3下……妈妈的身体随着小姨的公爹的节奏1下,2下……的晃动着,乳房也1下,2下……小姨的公爹「哼……」的一声,气喘吁吁的抱着妈妈的屁股不动弹了,然後阳具带着一股黏液从妈妈的阴道中退出。

小姨的公爹提好妈妈的裤袜,却没有给妈妈穿上内裤,就压在妈妈身上,抱着妈妈。

把妈妈翻了个侧身,他自己也侧身面对着妈妈,将妈妈的一条腿搭在自己的身上,手放在妈妈的屁股上,搂着妈妈睡着了。

俊杰突然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但是却不明白是怎麽回事。(可怜的孩子哦……如果他知道这是在强奸他的妈妈,他会怎麽想呐?)

「你不要压着我妈妈,她会难受。」俊杰叫道。

小姨的公爹:「你叫什麽叫!」拿起妈妈嘴上的那块布往俊杰嘴上一按,俊杰立刻昏睡过去了。

等俊杰醒过来的时候,他们的姿势又变了,妈妈背对着小姨的公爹但是仍然是侧着身子,小姨的公爹的一条腿伸进妈妈的双腿间,阳具好像插在妈妈的屁股里,手里捏弄着妈妈的一对肥硕的乳房。

俊杰怕他的那条破布,就再也没敢作声。

悄悄的看着小姨的公爹把刚才的过程又重复了一次(但这次没脱妈妈的裤袜,因为妈妈的裤袜是开裆的。),妈妈被小姨的公爹压在身下分开双腿,阴道被阳具插入,抽动……退出……完事後,小姨的公爹给妈妈穿内裤、系好乳罩,穿上衣服和裙子。

然後,若无其事的睡觉了。

天亮了,俊杰醒了,妈妈和小姨的公爹也醒了。

妈妈去了一趟厕所回来後,脸色就有点儿变化。

对小姨的公爹说:「大叔,您来一下厨房。」

小姨的公爹脸色有点不好了,毕竟是做了亏心事,心虚。

俊杰也赶紧跑道厨房门去看:

妈妈小声道:「大叔,你昨晚儿,对我做了什麽?」

小姨的公爹支吾着:「没、没什麽啊!怎……麽拉?」

妈妈小声道:「这是什麽?」

妈妈撩起自己的裙子,指着残留在耻丘和周围的丝袜上的淫秽物。

「你睡了我。」

小姨的公爹支吾着:「我……那……不是……我实在……」扑通一下跪到了妈妈面前,耷拉着脑袋。

妈妈突然笑了,把手指放道嘴巴上做了嘘……不要出声的动作,俯下身子把嘴巴凑到小姨的公爹的耳边慢语柔声道:「今天晚上……不……许……强奸我,等我妹妹他们走了,我让你睡我。」

小姨的公爹猛的擡起头,眼睛瞪的大大的。

妈妈撇了他一眼小声道:「还不快起来,我妹妹他们快回来了。」说着,走出厨房刚好看道俊杰,突然有了个想法。

回头就问小姨的公爹:「大叔,你现在还行嘛?」小姨的公爹没有作声。

妈妈转身又对俊杰说:「俊杰去大门口看着,小姨回来了就赶快跑回来告诉妈妈。」

俊杰点了点头「嗯」,就往大门口跑去,身後传来,「光……哗啦」关门插门的声音。

远远的看到小姨回来了,俊杰高兴叫着的跑回去,拽门:「妈妈,小姨回来了。」里面传来悉悉簌簌的穿衣服的声音。

「嘎……」门开了,开门的是小姨的公爹。

「先别开门。」这是妈妈的声音。

俊杰哧溜的一下钻进屋子,妈妈正光着屁股忙着穿裤袜。

「别进来,出去。」妈妈不高兴道。

俊杰咋了咋舌头,赶紧又出去了。

妈妈随後也出来了,一边走一边整理淩乱的头发。

小姨来了,妈妈和小姨的公爹都尽量保持正常的状态。

小姨走道妈妈跟前,和妈妈咬了咬耳朵:「和老头儿睡一起的感觉如何?有没有做那事儿?」

妈妈的眼睛瞪的大大的调皮的对小姨说了声:「乱说什麽?怎麽可能,我掐死你个坏东西。」

小姨嘻嘻道:「开个玩笑嘛……」

妈妈故意厉声道:「这种事情,怎麽乱开玩笑?」

小姨道:「没关系,过一阵子我们的屋子就可以住了,你和我住,让他们3个男的一起住。」

妈妈嘴里答应着,其实心里却在打算着晚上的事情。

妈妈和小姨开始准备早饭了,大家吃过早饭打算要去山上溜躂溜躂,小姨家在山上有一篇果园。

小姨家的果园很大,刚好有熟了的一些苹果和葡萄,俊杰很少来这种地方,这许多人中最高行的就是他了。

他发现妈妈也特别高兴,中午饭是在果园吃的,吃完饭,小家夥就和小姨家的表弟又跑到果园附近的一条小河边去玩儿了。

不一会儿,妈妈也来了,小河的水很清澈,妈妈看俊杰和表弟在远一点的地方玩儿,就蹲在一块石头,撩起裙子,用手捧河里的水清晰昨晚被弄脏的阴户,洗完阴户便脱下裤袜和内裤,在小河里洗上面的遗留的淫秽之物,洗好了就晾在河边被太阳烤热的大石头上,自己则躲在一旁没人能看到的大石头下等着它们干了。

天太热了,妈妈躺在石头下一下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桂英隐约听到2个孩子在说话,且下身正被什麽东西拨弄着。

「阿姨,为什麽没小鸡鸡?」

「不知道,我妈妈因为没小鸡鸡,经常生病呐!要别人的小鸡鸡来治病。」

「那我的能嘛!」

「不能,我的都不能呐,何况你的……」

桂英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裙子被扯臀部以下,妹妹家的儿子,正用手拔开自己的阴户,准备将一根小木棍插进去。

还在说:「这下你妈妈也有小鸡鸡了。」

桂英连忙起身推开他,厉声道:「小东西。你们干什麽?」

俊杰一看妈妈生气了,吓得扭头就跑,三两步跑到河边扑通一声跳了进去,表弟则被妈妈脱进旁边的草丛里。

俊杰又回到岸上,跑到草丛边,却不敢进去,因为他以为妈妈真的生气了。

「呜呜呜……阿姨,我再也不敢了」

「阿姨问你,你知道你刚才在干吗?」

「不知道……呜呜呜」

「你别哭,阿姨不打你,也不告诉你妈妈,照阿姨说的做」

「嗯……呜……」

「你的这个叫什麽?」

「小鸡鸡。」

「那,阿姨的这个叫什麽?」

「不知道。」

「阿姨的这里叫……叫……咯咯……叫屄 ,是用来装你的小鸡鸡的哦!」

「嗯……」

「用力……噢……噢……」

过了十几分钟妈妈拉着表弟从草丛里走出来了,表弟低着头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小鸡鸡,并用手拨弄着。

妈妈手里拎着裙子,赤裸着下身,阴户又是黏呼呼的了,胯下的肉丘也裂开了缝隙,看到俊杰:「带着你弟弟去别处玩儿,以後不许对妈妈做这种事。」

再次洗净下身,穿起起晾乾的丝袜和内裤走了。

俊杰一脸无辜的样子。

即使发生了这麽点小的突发事件,还是没能影响俊杰的心情,因为他实在是高兴的很。

晚上小姨和姨夫带着表弟还是去邻居家睡了。

俊杰假装很早的就睡着了,不一会儿妈妈也准备睡觉了,不过,今晚妈妈是脱了衣服睡的,妈妈衣服脱的很慢,而且脱的很乾净,脱的精光,连内裤丝袜都脱了。

却没有钻进自己的被子,而是钻进了小姨的公爹的被窝儿,这次他们连灯都没关。

他们的被窝里传出:「嗯……咯咯……哦……哈……哼……」之类的声音,被子上下起伏。

呼啦……一下被子给掀开了,妈妈跨在小姨的公爹的身上,用力的向下做着小姨公爹的阴茎,坐下去、擡起、坐下、擡起……小姨公爹的双手抓住妈妈的2个乳房疯狂的揉捏着……过了一会儿,妈妈跪在炕上,屁股朝着小姨公爹,两个乳房想两只大梨子一样垂下来。

小姨公爹抱住妈妈的屁股,挺起阴茎从妈妈的後面插入了,妈妈的两粒大梨子随着小姨公爹的节奏摇摆,甚是可爱,妈妈双目紧闭,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嘴里仍然「哼哼唧唧……」叫个不停。

小姨公爹插一会儿,就抽出来歇一会儿,反反覆覆。

妈妈终於忍耐不住了,开始自己用手拚命的快速点击膨胀的阴户……

「啊……」妈妈一声长叫,然後瘫在了炕上,阴户开始出现短暂的抽搐。

妈妈一动也不动了,小姨公爹却还是太起妈妈的屁股继续插入,做他刚才没有做完的事情……

俊杰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天快亮的时候,俊杰醒来去上厕所,妈妈仍然是一丝不挂的躺在炕上,小姨公爹趴在妈妈的身上,搂着妈妈,两个人都睡过去了。

俊杰也只好上了厕所後继续睡,等到天大亮的时候俊杰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们仍然睡着,只是妈妈的衣服已经穿好了。

小姨快回来吃早饭的时候,两个人「正常」起来了。

俊杰就当作什麽也没看见,因为如果他看见了,妈妈就会生气。

就这样一连7天,每天晚上俊杰都装睡,看妈妈和小姨公爹的性交,看到困了就睡觉,然後当作什麽都没看到,别说还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呵呵。

小姨的房子已经能住了,小姨说要妈妈去他的房子去睡,妈妈以不打扰他们夫妇为借口,仍住在小姨公爹的屋子里,并给单位打了电话,说家里有事情,提前用她的2个星期的年假。

第四章

这几天,小姨夫妇要去别的山上的果园看着采摘。

晚上就住在山上,所以就叫妈妈和俊杰这几天去他们的房子里住,看着俊杰的表弟。

妈妈答应了,等小姨夫妇走了以後,妈妈却只是让俊杰去陪着表弟睡觉,并嘱咐俊杰除了吃饭的时间过来,其他的时间都要陪表弟玩儿,不要过来了。

俊杰看妈妈和别人做爱已经习惯了,看不到就觉得少了点儿什麽,虽然他并不懂得什麽,但是毕竟是天性的潜意识的引到所致,就是觉得好看。

一大早儿,就叫醒表弟,来到小姨家的後院儿,因为前院儿的窗户用帘子遮挡住了,後院儿就是山坡了,所以没用窗帘儿。

窗子有点高,俊杰搬来几块砖头,垫在脚下,头刚好可以够到窗口:咿……炕上怎麽又多了1个老头儿,妈妈正被这个陌生的老头儿搂在怀里,白花花的屁股朝着小姨公爹。

3个人都脱的精光,睡的正酣。

快7点钟的时候,小姨公爹醒了,揉揉眼睛,拍了拍妈妈的屁股。

「大侄女儿,起床了,去做饭吧!」

妈妈也睁开眼睛,从陌生老头儿的怀里挣出来,拿起丝袜要穿衣服,睡意朦朦道:「真是的,要是知道这次住的时间这麽长,就多带点衣服了,就这麽一身衣服,连换的都没有。」

小姨公爹按住了妈妈的手。

「大侄女儿,待会儿我们去赶集,买几件给你。」

说着一把抢过妈妈的丝袜。

「快去做饭吧!」

妈妈只好光屁股下了炕,去做饭了。

2个老头儿则在炕上,欣赏把玩着妈妈的内衣裤等着吃饭。

妈妈做好饭,开始放桌子,刚走道炕沿边儿,陌生老头儿的手一把就抄到了妈妈的下身,开始把玩儿,还自己打手枪,妈妈马上坐到炕沿边儿上,擡起一条腿配合着,身体後仰。

等老头儿玩儿够了,妈妈才起身穿衣服:「大叔,我儿子他们2个要来吃饭了,我得穿衣服了。」

陌生老头儿笑着道:「好……好……」

俊杰蹦下窗台,领着表弟来到了前门,咚咚……的敲门「妈妈开门。」桂英心想:刚穿好衣服,就来了,真巧。

「俊杰,这是王爷爷。」妈妈指着陌生老头儿对俊杰说。

「哦……王爷爷。」俊杰嘟嘟着嘴,心里却在骂:老东西,站了我的位置。

我说妈妈怎麽让我去和表弟睡和,原来是你个老不死的要和我妈妈睡觉。

吃过早饭,妈妈说:「你们2个在家玩儿,我们去赶集。」

俊杰:「不,我也要去,我还没去过呐!」

小姨公爹:「就带着他们吧!反正也不会太碍事,小东西,什麽也不懂的。」

集市上,有各种各样儿做买卖的,卖衣服的、卖菜的、卖小玩意儿……

俊杰心想:不就和超市一样了嘛?卖东西而已,早知道不来了。

4个人走在集市里,看起来就是普通的祖孙3代来逛逛集市。

小姨公爹买了个面杆,然後对妈妈笑着小声说了一句什麽话。

妈妈的脸一下红了,也小声道:「在这里,别说这些。」

小姨公爹得意的用面杆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又去买一个草蓆子、几根黄瓜、大胡萝卜、和一根绳子。

桂英看到他买的那些东西,心里好像明白了什麽,有点儿後悔来赶集了,心想:今天回去,还不给这老东西折腾死,必须去买几个套子,要不会吃不消。

妈妈买了几件换穿的丝袜、内裤、胸罩。

就催促着赶紧回去。

小姨公爹却嚷嚷着,还没买够呐。

路过药店的时候,妈妈去一趟药店,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沓避孕套。

赶着牛车回去的路上。

小姨公爹对妈妈说:「大侄女,我有几个堂弟,也想来和你……」

妈妈立刻紧张起来小声责怪道:「孩子都在这儿呐,乱说什麽?」

小姨公爹:「嘿……他们懂什麽?」

妈妈嗔怪道:「算了吧……大叔……,你又想让其他的老头儿来肏(操)我,你好收钱。 」

小姨公爹:「什麽叫又想?」

妈妈:「早上,那个老头儿给了50元钱,我都看到了,哼……没揭穿你罢了,你还说是你小儿子的岳父。」

「大侄女……话是没错,可你也没吃亏啊,你还不是叫的欢的很。」

妈妈:「你……算了,不和你说了,反正我不陪他们睡,我又不是妓女。」

「可是,他们已经在家里等着啦……我答应了的,我求求你,要不他们就会到处宣言我的。」

妈妈嘴角翘了翘:「那……就一次,回去,你看着门,别让别人进来,完事儿让他们快走。」

小姨公爹:「好、好。」

下午1点多才回到小姨家,俊杰看到果然院子里已经有5个老头在等了,一看他们4个人回来了。

眼睛却死盯着妈妈打量着。

妈妈去了一次厕所,出来的时候,却已经换上了刚刚在市场买的肉色裤袜,便宜货。

对小姨公爹说:「把孩子弄走。」

小姨公爹点点头:「你进去,我就弄走他们。」

他们短说了几句话之後,5个老头给了小姨公爹一沓钱,拿过小姨公爹买的所有的大胡萝卜然後把妈妈领进了屋子。

小姨公爹把着门,却没有把俊杰他们弄走的意思,只是不让俊杰进去,一边点钱,一边笑。

屋子里面传来「扑滋……扑滋……」的声音,接着几个老头儿,吵闹大笑声,中间夹杂着妈妈的「嗯……嗯……嗯……」长短不一的声音,持续、持续、再持续……

大约过了40多分钟,突然传出妈妈大声的哀求声:「啊……不要……不要哇……求你……」

「啊……大叔……快来救我……快啊……啊……啊……」声音近乎是哀嚎。

然後是短促的「啊……啊……啊……」声音的节奏感很强,但声音依然很大……

「啊……嗯……」妈妈的声音终於变得渐渐衰弱了冗长,然後没动静了,只有老头儿们的挣抢声了。

「我来。」

「该我了。」。

「我先。」

俊杰很想进去,却被小姨公爹死死的按在身边。

过了一会儿,又有了妈妈的「嗯……嗯……啊……啊……」的声音,然後突然变大,接着变得衰弱冗长。

如此过程反反覆覆……

快4点钟了,几个老头终於出来了,俊杰第一时间冲进去:妈妈阳面朝天的躺在炕上,丝袜被撕的破破烂烂,薄薄的内裤挑战似的挂在灯罩上,两只乳房软软的塌在胸前,上面竟然有几个牙齿印。

整个下半身都黏呼呼的,阴户又红又肿,阴道里插着两根胡萝卜,屁眼儿里也插着一根,简直是惨不忍睹。

小姨公爹上炕去,「噗……噗……噗」几下拔出插在妈妈隐私部位的胡萝卜,唤醒妈妈。

妈妈醒来,用眼睛白了小姨公爹一眼,刚想起身下地,却「哎哟……」一声,又倒了。

然後勉强的下了地穿上外衣裙子,踉踉跄跄的,双腿有点迈不开。

「走,俊杰去你小姨的房子。」俊杰搀扶着妈妈到了小姨的屋子。

这天晚上,妈妈第一次住在了小姨的房子,没住在小姨公爹的房子里。